官方微信97886121

狼族论坛

 找回密码
 註.冊
搜索
热搜: 活动 交友 discuz
查看: 1|回复: 0

老王轶事 mac4rdat

[复制链接]

1554

主题

1554

帖子

1605

积分

金牌会员

Rank: 6Rank: 6

积分
1605
发表于 前天 16:38 | 显示全部楼层 |阅读模式

我说的是一个真实的故事。   

  老王今年四十余九,四方长脸,皮肤还算白净,一米八二的个头,加上那身魁梧结实的身板,给人一种威猛的感觉。   

  老王现供职与一公家单位,端的是铁饭碗。   

  老王性格开朗,见人一脸笑,不管见到谁,只要他熟识,都会主动与别人打招呼。不论男女老少,任你开多大玩笑,说深欢乐的转折点就在这里说浅,总是一笑了之。   

  老王生性耿直。   

  “老王,你妈已经好几天没吃东西了。赶紧回家看看吧!”一位热心的邻居打来电话。老王明显感觉到电话那头带着急促的气息。   

  撂下电话,立马骑上赛车朝老家的方向飞奔。那条路他再熟悉不过了,哪里平缓,哪里颠簸,甚至有多少个大坑,多少个小坑,他都记得清清楚楚。只是离家的时间越长,回家的次数越来越少了。这条本属于他的路竟有些模糊了。一路上顾不得那些坑坑洼洼,一路骑来。   

  约莫30分钟,车子停在那熟悉的小屋前。老王快步走向小屋,临到门前,他又放慢了脚步,不忍心把妈妈从梦中惊醒,难道这时候老妈还在睡梦中?   

  轻轻推开那扇虚掩着的门,一眼便看到了他的满头银发的娘,静静的仰卧在床上,眯着眼睛。   

  “娘!娘!”患上白癜风是不是能够传染老王小心翼翼地呼喊着,泪水不争气的从两颊流了下来。老人听到呼唤,挣扎着想坐起来,可是没有成功。河北权威白癜风医院老王“扑通”一声跪在地上,双手紧紧抓住老人那枯树枝般地手。   

  “为什么几天不吃东西啊?”老王抹了一把眼泪,“不是跟你说过,有什么事要给我要从哪几点症状确定白癜风打电话呀?”   

  老人并未言语,轻轻地摇了摇头。   

  这时有几个乡邻听到讯息,围拢过来。那位打电话的热心人也在里面。   

  “娘,我哥呢?”老王突然像想起了什么,急急地说:“不是叮嘱大哥照顾好您吗?”   

  老王的泪水已经稀里哗啦的掉了下来,有点像那不听话的孩子。   

  ……   

  老人依旧无语。   

  “唉,别提你大哥了。”邻居王二叹着气说。   

  “大哥怎么了?”老王霍地站了起来。   

  “你大哥生病了。现在住在县医院里。”   

  邻居李六不急不慢地说:“听说,你那侄媳妇闹着要将你大哥从医院里接回家。怎样治疗才能使白癜风疾病好的更快正跟你侄子闹别扭呢!”   

  “她为什么这样做?大哥不是正在治疗吗?”老王眼睛本来就大,一着急,睁得更圆了。   

  “还不是怕花钱嘛!”快嘴张三插了一句。 江西白癜风治疗最好医院电话   

  老王立刻奔到门外,飞身上车。   

  “你干嘛去?”张三随口问了一句。   

  “去医院!”   

  人已去了近200多米,仅留下这单调而又凄凉的三个字。   

  到了县医院,打听到大哥的病房,径直走过去。   

  没进房门,远远的传来一阵争吵。   

  “赶紧把你爸弄回去!”一个年轻女人的声音,老王知道,说话这人是他侄媳妇。   

  “可我爸正在治疗,哪能说送回家就送回家?”一个年轻男子的声音有气无力地回应。声音中夹着许多无奈。   

  “那我可不管,在这里得花费多少钱哪?”女人的声音提高了许多,态度也变得更恶劣了。“如果,你还这样的话,我们干脆离婚,各走各的路!”   

  “对,他不照你说的,干脆别跟他过了。我女儿嫁给你,是跟你享福的,不是来受罪的。”一个老年妇女的声音传进耳廓。这人是谁?怎么这么陌生,说话又是这样的狠毒?   

  老王再也听不下去了。“砰”的一声将门推开。   

  病房里的人一下子都愣住了。   

  他的大哥侧卧在病床上,侄子站在床边,一付老实巴交的样子。不远处,站立着两个女人,一老一少。不用说,年轻的是他的那个不争气侄子的媳妇,而那个老年妇女,应该就是那女人的母亲,因为他从刚才的话语中已经猜到了八九不离十。   

  老王本想冲过去打这两个忘恩负义的家伙几巴掌。但又一想,算了吧。   

  于是,强忍笑脸,“我说,侄媳妇,你公公生病需要住院治疗,你怎么能硬逼着大侄子带他回家呢,谁没有一老,谁能保不准自己会生病呢?”老王顿了顿,“还有你,我说亲家母,做长辈的都应该把孩子们往一块撮合,哪有像你这么做的,硬把孩子们往死里逼!”   

  “我说,你这老头子,这是我们家的私事,关你什么事?反倒教训起我们来了!”老王哪里遭受过这般嘲笑,本想好心劝过,没想到凭空挨了一顿抢白。他那火爆的脾气立马被点燃了。   

  “你这死女人,我是好心劝慰你们,没想到好心拿当驴肝肺。今天,我要不教训你一下,岂不是让你笑话我老王家无人?”话没说完,一个箭步上前,右手攥住老妇人的衣襟,左手“啪啪”就是两下子。他这两下子,对于自己来说是轻而易举的事,可那老妇人的脸上被活生生的抽出五六道痕迹,疼得嗷嗷直叫。侄媳妇也被惊呆了,过了一会,才醒过神来,抓住老王的手,冲着老妇人说:“妈,你快走,二爷以前是当过兵的,惹急了,什么事都干得出来!”   

  再看那老妇人,像斗败的公鸡,早没有先前的神气,一溜烟的一路小跑走了。   

  “不要再让我见到你,你这个恶毒的女人!”   

  老妇人跑得更快了,尽管她长着一身的赘肉。   

  小村庄很快恢复了平静。   

  老王还是老王,过着属于自己的生活。依然和每一个熟悉的人打招呼,一脸笑意。他的那个侄子的丈母娘真的没有来过,也许,她悄悄地来,悄悄地走,老王装着不知罢了。编辑评语人生有时无奈,有时无趣,坦然面对,笑对人生。也许您能从中品味出更多的人生!(作者自评)
回复

使用道具 举报

您需要登录后才可以回帖 登录 | 註.冊

本版积分规则

QQ|Archiver|狼族论坛

GMT+8, 2019-3-18 23:31 , Processed in 0.062501 second(s), 19 queries .

Powered by Discuz! X3.4

© 2001-2017 Comsenz Inc.

快速回复 返回顶部 返回列表